任意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之前的链接为什么被【安排】了!
活在被老福针对的日子好艰难【bushi

还是一个来自于魅影384x天真32的脑洞
四章完结。
食用愉快!

试试能不能成功>

爻律:

🐴

荔•枝•枝•汁⌚️:

🥞糍糕糕: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突发奇想想写腹黑魅影384x天真小C32
立个flag明后天不定动笔/打气

不知道为啥文字传送一直失败…
食用前看这里!👀是薛晓在义城两年中的梗
小学生文笔但真的喜欢这对👀
大家食用愉快。

先写一句话,明天再填坑
讲的是眼盲道长和心盲洋洋在义城的快乐日子/bushi
第一次写这对肯定会崩吧/ma de

于我【毕业后】

可是我们长大了

可是我们回不去了。

这是黎梓在床上眯着眼看着刺破黑夜的屏幕上对话框刚蹦出来的两句话。她翻了个身,换个姿势将自己更加沉沉的陷进被窝,却没放下有些微热的手机。

可是我们长大了。

这是黎梓上了高中的第二星期的星期六晚上。

准确的来说,她还没有完全脱离初中当中难分难舍的感情,便被中考成绩硬生生扯着头皮提溜到了高中。

叮咚——叮咚——再次亮起的屏幕、消息提醒的声音终于扯开了躺在床上这个女孩的那层薄薄的宛如窗户纸般的防御。她想了又想,最终在对话框里打下【我也想你们了,下个星期聚聚】 辗转了几次,还是发了出去。
她从来没有这么急躁过,比炎热的暑假等分数线时的心情还要燥那么一点,她想来点儿汽水,但急于拧开瓶盖的声音像让她想起苍蝇在她耳边蒲扇着翅膀震动着耳膜一样频繁。背后密了一层细汗让睡裙更黏在皮肤上,这感情是真的。

可是我们长大了,可是我们也被过去绊了脚。

黎梓和南泽有着对方的一个专属头衔【双生】。班里大部分人听起来一头雾水,听着黎梓早一句“双双”晚一句“双双”叫着的时候,同学们最终耐不住好奇心,在一个闲来无事的体育课问出了个究竟。原来双生在二次元里代表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最理解彼此最相似彼此的。睡得迷糊的黎梓想到,是你同我多一点还是我似你多一点,没必要了。

黑板上,班长工工整整写的距离中考还有100天也压不住我们女生依旧追剧的爱好,人设一向乖巧好学生的小天使也天天不时在课上偷偷的和黎梓咬耳朵讲着今日上头条的某某明星来打磨枯燥乏味的课表。

没什么不同,同往常一样的一天天,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波折让本压力巨大的初三蒙上一层温馨的面纱。除了黑板上的倒计时一天天擦改,没什么不同,同往常一样。
长发零散的少女嘟了嘟嘴,原本酣睡的小脸却蹙了蹙眉。

“你还喜不喜欢他啊……”一起趴在栏杆上的少女问道。“不喜欢了。”低马尾的少女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到,耳边却听到黎梓的咯咯直笑“我说是谁了吗你就不喜欢了哈哈哈!”南泽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瞬时两人在操场上打成一团。

终于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洋洋洒洒像毛线一样将床上的长发姑娘轻柔柔的拢了起来,随即在女孩的一个蹬脚,黎梓揉了揉还没漏缝儿的眼睛,起床了。这是黎梓高中的第二个星期的星期天早上,还要继续上学,慢慢去把不适应变成适应,拿起手机看了看群信息,毫不犹豫的哒哒哒打着字【不好意思可能聚不了了,补习班课程有点紧】。

因为我们长大了,因为回不去了。

和老师顶嘴的词汇还盘旋在舌尖,紧紧的黏着舌苔,却还没清理干净的时候,我们的最后一节课悄无声息的溜走。磨出茧子的手指上粘着未干的黑色水笔迹,来不及擦,不舍的擦,在空气凝固的令人窒息的气氛中,也被微燥的夏风残忍的吸走水渍。仿佛我们什么都没做过,仅仅只是认识了对方,花了三年的时间。

开学一个多月了,黎梓不敢拉着旧友怀念过去了,怕被说矫情,怕自己格格不入,她就是这样一个心思敏感的女孩,把所有不舍和期待最终淹没在与对方擦肩而过的问好【hi】

“那是我泛酸的水果糖,蒙尘的文字,自毁般成长的源泉。

我再也不要了。”写下着最后一段话,坐在书桌前的女孩咬了咬笔头,但还是添加不出任何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了。

安利

我强推【拿命赌情】
真的别被名字骗了
虽然是个坑
但我真的抵挡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lof:满庭春光乍泄
不好看你来敲我狗头【doge】

生病【上】

看了tag里这么多太太的文也暗搓搓的产了一篇,小学生文笔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 )
故事大概就是讲周棋洛买了个神奇的唱片机,会吞噬洛洛的精力来给洛洛带来臆想中与暗恋对象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结局be、he不定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

你是一切所有不可能中的可能,是春天的调皮,夏天的情人,秋天的恶徒,冬天的小偷.

李泽言对上那束炽热的视线时脑海里蹦出来的一句话.

周棋洛早对李泽言有些异样的情愫,但他一开始却把这股子腥甜的气儿归属于对李泽言的【崇拜】。
能做出那么好吃的甜点的人却是个不苟言笑的商业精英,这反差大的让他笑的肚子疼.每次周棋洛啃着薯片时都能这样想到.

当周棋洛回过神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开始没办法不对着李泽言一张一合的嘴唇发呆,甚至他发现李泽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十四行诗那样动听,他也越来越不可控制的对李泽言做的布丁有种执着,明明只是撒了一层糖的布丁,却像是灌满了毒药的苹果,颜色鲜动的让他慌了心,像极了他切下布丁时颤抖不止的样子.

这种反应令周棋洛苦恼不已,并且他确信李泽言从他定格不动的眼中看出了什么.

“啊…阿嚏…”

“你感冒了.”面对刚打完第三个喷嚏的李泽言肯定的说.
“可能昨天陪薯片小姐去采购...”对面的人打断了金发少年的嘀咕“给你三天假,调整好状态.”话音还未完全旋入耳中,李泽言就看到对面的淡蓝色桃胡眼眸充满了笑意“布丁先生最贴心啦!!”意想之中的没有回应还是把周棋洛打击不小“还有没有要说的吗?”文件后的李泽言顿了顿,放下手中的文件一脸不解“你还想听什么?”突然空气拧住了周棋洛心跳一秒,随后便被他自己的“哈哈哈”给打发了.走出办公室的周棋洛这时也第一次感到自己的evol对李泽言不起作用也换不来一句关心而感到痛心疾首.

快下山的太阳鼓尽全力将自己仅存的余热与光芒发散.”老旧的留声机用不再尖锐的唱针摩擦着唱片,与房间里其他现代化家具的它显得格格不入,随着从窗户挤出的几缕风舞动着音符洋洋洒洒笼着整个房间,床上的少年像是被音乐打扰了般把自己的金发更深的拱进被窝,脸色通红的周棋洛想着自己应该是发烧了.他有些吃力的支起身子搭眼看到昨天陪薯片小姐闲逛买到的留声机,心里正纳闷它自己怎么还会自动放歌时,他的房门慢慢被推开.

“布丁先生?!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眼前一亮的桃胡眼睛问到.指着李泽言带来的大包小包笑到“这算是慰问员工?”

“你经纪人给我打的电话.钥匙是他给的.”李泽言看着眼前不大安分的少年,放下大大小小的袋子,走向少年双手撑在床侧附身用额头轻轻贴在少年燥热的皮肤上
“发烧了?”

“嗯,睡醒一觉就这样了.”

微热的吐息打在周棋洛脸上暖暖的,辗转于两人之间的空气像被音符打湿了般暧昧.奶黄色头发的大明星似乎很少害羞,现在却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

“最近风大,出门多加两件衣服.”李泽言递来泡好的退烧药,被突如其来的关心暖的周棋洛有些愣神,李泽言面对他的反应不禁嗤笑,毫不犹豫的上前堵住少年半开的嘴唇.药剂的热气和男人的鼻息将少年脸上的红晕酿的更加迷人,直到周棋洛微微有些喘不过气,李泽言才放开他.“你的眼睛…很好看.”看着少年被欢愉和热气打湿的蓝眼睛中,李泽言的话在分离的唇隙中吐露着.
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吻的周棋洛本就不太清醒的脑袋更加迷迷糊糊,眼前的男人明明上午还对自己缄口结舌的男人现在却陷入自己的眼眸中,难道布丁先生很善变吗?不过很快这个疑问便被自己加速的心跳打了回去.

【被布丁先生沾染到的空气都是甜的.】这句话在周棋洛喉咙酝酿的许久还是咽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爷是被轮了吧【手动黄豆】

emmmm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窄门》这篇玛丽苏/bushi
超好看啊相爱相杀
枕头上的泪都还没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虐点低我现在好崩溃qwq